×
人人保登录

登录/注册

代缴社保

缴社保

代缴公积金

缴公积金

代发工资

代发工资

提前停缴

客服电话:400-862-0588

手机版
人人保wap

手机站

人人保ios

IOS版

人人保安卓

Android版

人人保代缴社保公积金

当前位置:人人保>>社保常识>>国有资本划拨万亿国资划社保

国有资本划拨万亿国资划社保

发布时间:2015-11-25 14:49:30    来源:人人保   编辑:晴柔

中央和国务院各个部门已对国有资本划拨社保的意见达成共识,现在正制定相关细则,会进一步明确划拨规模、步骤和路径。


至于划转规模,该人士并未进一步披露。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称,相关部门会根据社保资金缺口和国有资产的情况进行定夺。最新的消息是,财政部已完成国有资本数据统计、国有股划转政策梳理分析、部分中央企业调研等基础性工作。

另据中金公司测算,如果把国有股权每5年划拨10%给社保基金,至2030年划拨至40%后保持不变;那么分红收益折现后相当于2014年GDP的25.2%,也就是16万亿元,平均每年有超过万亿的资产充实社保。

存量资本也划拨

对于“国资划拨社保”这一举措,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是一种制度创新,对于有效解决社会保障基金面临的巨大资金缺口,具有决定性意义。”


全国社保基金成立初期,资金主要来源包括中央财政拨款、国有股减转持、彩票公益金及投资收益等。随着国企改制接近尾声,国有股减转持这一渠道正在枯竭,社保基金需要拓展新的筹资渠道。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末,国有股份累计划拨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资金仅2119亿元,只占中央和地方持有的全部国企股份净资产的1%,占国有上市股份的1.5%。

“国务院规定国企IPO应将10%的股份转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持有,但这次提出国资划拨社保的政策有所不同,不仅涉及新发行股份,还涉及资本存量的部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说。这意味着,社保资金来源将出现供给结构性的改革,以往更侧重增量,今后则主要在存量上做文章。

上述财政部人士称,摆在社保基金面前的是块巨大的蛋糕。据统计,今年9月末,国企资产总额117万亿元。财政部长楼继伟也将此举视为“解决养老金历史负债的重要途径和有效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山东在国资划拨社保基金尝试上已先迈出一步,将30%省属企业国有资本划转到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山东模式可否复制?李实11月1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山东的这种划转方式是一种方向,其他地区是可以采用的。

此外,在国资划拨社保的路径上也进行了改革。记者从财政部获悉,划拨不受限于首次公开发行(IPO),即使在国企重组或改组新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时,也可以进行国有股权划转,灵活度大大提升,国企的分红和转让收益均可用于弥补社保资金缺口。

规模待定

在楼继伟看来,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主要是考虑实行社会化养老保险制度后,国企退休人员养老金和在职职工视同缴费部分,出现了资金缺口。

据介绍,1997年以前,因为未缴纳养老金,利润的部分上缴给国家,这部分钱一块作为投资变成国企的资产,一块作为当年支出花掉了,而现在是时候把因为该原因而形成的资产拿出来了。

“如果通过增加税收、提高在职人员养老金缴费率的方式解决,实际上是将这部分负债转移给下一代人,将会出现代际间不公平,导致下一代人负担过重。”楼继伟称。

至于划拨多少国资充实社保,财政部并未公布出一个具体的数字。而官方的说法是,研究制定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实施办法,应兼顾企业健康发展和充实社保基金的双重目标。

山东首先划了条30%的线,但李实认为,国资划拨社保的比例不能按30%一刀切,具体多大的比例,各地的情况不一样。

据悉,财政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积极开展有关工作,目前已完成国有资本数据统计、国有股划转政策梳理分析、部分央企调研等基础性工作,并建立了部门协同推进机制。

“划转的比例和规模会根据养老金等社保资金缺口,以及当地的国有企业的情况和国有资产的情况来确定。”李实称。

事实上,养老保险“亏空”越来越大。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为例,剔除财政补贴后,当期保险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亏空3024.87亿元,接近2014年收支差的一倍。另据世界银行测算,中国的养老金缺口约在8万亿至10万亿之间。

李锦对记者说,面对收支不平衡,政府只有划拨国有资产和继续财政现金补贴两条路可走。当前各地财政收入的下降,使得第二条路实在难以走下去了。于是,大家视线便转到国企身上。

角色转变

国有股权划拨社保还会带来一个实质性的变化,就是承接这部分国有股的社会保障基金管理机构将会发生职责和角色的转变。

“原来由国资委管理的一部分国有资产或股权转交给社保基金机构,这意味着,社保机构从以前一个单纯的基金管理机构向更市场化的资本运营公司转变了,以后不仅要管基金还要管资产、管资本。”李实称。

这对社保机构管理的能力和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毕竟,他们对人民的“养命钱”负责,使其保值增值的任务艰巨。

对此,李锦有所担心,他对记者说,划转国有股从表面看是让社保基金账户的资产增加、规模扩大,解决可能面对社保基金缺口问题;但是,“一旦企业出现资不抵债、实施破产等问题,极有可能连累到社保基金,因为社保基金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承担责任。这个责任谁来负,怎么负,也得有个说法。”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的发生,如果国有资产盈利比较少,出现了坏账或亏损,可能会影响社保资金的总量,但遇到这种情况,会采取其他措施,比如可以适当增加财政支出来弥补不足。”李实称。

也有人认为,国资划拨社保后,国有企业原本只有一个股东,现在变成两个股东,自然出现了财政部和国资委两个“婆婆”共管的格局,财政部与国资委同时履行出资人职责,而两者又都是国有资本的代表,产权混乱的局面在所难免。

“两个婆婆,听哪一个的?究竟谁有权直接划转国有资本,划转国有资本要不要接受监督?也是个问题,需要决策部门正面回答。”一位国企人士有一连串的疑惑。

李实认为,国资委还管企业,社保机构不直接参与企业经营,只参与股权的管理过程。社保机构相当于掌握了一部分的股份,专门管资本,可以把资本在不同企业进行分配调整。

但是,在国资划转社保的问题上,作为国企“大块头”的央企和国务院国资委均未做出正面表态,这些疑问还没有标准答案。

“山东省走在前面,他们怎么处理这些矛盾,大家可以拭目以待。”李锦称。